Biomechanics/Neuroscience/Impact Engineering

Contacts: yuzheliu@stanford.edu

07/31/2020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前两天突然想到,可以在个人的页面中,加入一个特别小的空白按钮,链接到一个没人知道的页面。在这个页面讲话,可能会很少有人看到,但是又保留了让任何人看到的可能性,这种小情绪的确是让我沾沾自喜。于是今天就实现了这个页面。本来想多说一些,但是刚才处理数据花了一些时间,现在已经零点四十四分了,我有右肩膀有些疼,正在考虑是否睡前做瑜伽。下午hiking喷的防晒霜在脸上也是愈加不舒服,还有晚上喝的烧酒让我的情绪有些躁动。我要睡了,晚安!

 

 

08/02/2020

 

刚刚度过了一个周六,晚上和朋友在家里看了大话西游到十二点,送他们穿过Alma Villa回来的路上,听到头顶大型客机的声音,我想,如果离别有声音的话,大概就是这种声音了。恰好脑海中循环的一生所爱,也带着某种告别的气息。前两天有朋友因为签证的问题,回到上海工作,和工作了几年的湾区告别,即使是宅男,也能感受到他位于人生重要转折时的那种情绪。又想到前几天是招生的一周,我跟爱菊说,有机会一定要在招生留到最后一个,因为短时间迸发出的激烈友谊,再睁着眼告别,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人生体验。我从前没有能力注意到自己的感受,但是记得恰恰好参加招生工作的大多数年头都可以坚持到最后一天,那时看着忙碌的房间空空荡荡,地下零落的各种物资,总有难以言状的心情。后来听当时的组长说,因为他要顺便回老家,每次招生结束后会一个一个送走老师学生。他本来就是一个感情敏感而温柔的人,所以常常是回到房间里,喝酒,闷头大睡,其实第二天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告别,离别,分别,有着细节的差别,但是临场时空荡荡的心情确是类似的。当我们在人生的旅程中,与某些人说再见时,文化里的惯例会使人忙碌,所以的确是更痛苦,但对这件事情本身的思考却常常不多。招生这种其实无关紧要,却又感情激荡的事情,的确值得用来感受体验和思考。

 

“别”的意味,常常是指出了物质之外的那些失去,更常常会和人与人之间联系起来,所以大概对情谊有所需求的人们会很重要。作为其中一员的我来说,心中空泛而强烈渴望联通的感觉,大概便是对失去的恐惧而导致的心态的变化吧。转过来,看我现在,自从习惯了美国一个人的生活以来,我了解了其实自己不用依赖那么多人,也可以生存下来,从而自信了一些,对离别的感受也就没有那么强烈了。不过有时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的渴望,却在鞭策着我。比如前一段时间,由于covid-19不得不在家里,休息时也没有事情做,于是喜欢躺在床上看着窗户。窗户有时候拉着窗帘,有时候没有。这大概是因为从窗户出去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我可以看到但并不是身处其中,而我还比较享受这氛围,所以其实我不是真的害怕告别使我离开,而是害怕告别使我离开那扇窗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降格到张望,的确感到有些

 

 

08/04/2020

 

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今夜不想工作。

 

我觉得这可以作为MLA的歌词。说到MLA,我有一个印着MLA的布袋,前两天觉得车里面小东西乱七八糟,所以把这个布袋挂在了椅子的头枕上。本来以为每次开车的时候会有一种勒死自己的隐喻,但是发现经常忘记那里有挂着布袋。不过写在这里就会记得,这真是想惠勒说的观测行为本身会影响到被观测的实体。说到惠勒,我真是好久没有读书了,WFH以来花了不少精力对付自己,在家的时间没有那么平静了。一个人在家真的是好平静啊,打开窗户,风吹进来,游泳池反射的阳光照在天花板上,还能传来游泳池里中国小孩打闹说的汉语,就好像回国了一样。最感受一人在家的好处,是有一天去洗衣房的路上,看到小区的花开了,忍不住多看了一会,蓬勃的力量总是吸引着人们。啊好烦我想起本来计划今天去洗衣服的但是刚才干了些零碎的活就忘记了。每次不是在白T恤告急,就是在内裤告急的时候才有足够的动力去洗衣服(因为加州任何时间都可以穿拖鞋,所以不在乎袜子)。我感觉这就像是一场内裤和白T恤的竞赛,看谁能扛到最后一刻。由于之前喜欢一家淘宝店的T恤,把每一款买了一遍,所以目前白T恤占优势,而内裤由于从无印良品买的最大的盒子也就那么大, 所以暂时落后。但是内裤有一个胜算,就是白天如果我运动的话会换一件白T恤(尤其是去gym),但是要是紧接着有事情就不会洗澡,所以那一天会消耗两件白T恤但是只消耗一条内裤,所以在之前内裤和白T恤势均力敌。然而自从Covid-19 pandemic以来,gym关张,所以白T恤占了绝对的优势。我连老宋送的那条高端定制诡异内裤都用上,还是无法跟白T恤一战。白T恤虽多,这一年我居然还没有怎么买衣服,不过加州这地儿真是土,不穿运动鞋都得想个借口才不突兀,我带的买的靴子甚至AJ都放在箱子里。其实穿什么会觉决定那天我对自己的看番,而人往往取决于“我觉得自己是什么”。 就像本科的时候有个老师吹清华,说招进来的时候分数也就差几分,但是毕业却有一些差别(嗯我主要考虑到那些上交复旦浙大厦大北大毕业的朋友们的心情)。如果这个老师说的是实际情况的话,如果p<0.05的话,那么我觉得主要就是这帮人觉得“我上清华了好歹得有点牛逼的样子”。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我觉得外特people认为自己牛逼炸了的想法,深到了骨髓里,所以他们可能不需要这些旁的东西来证明自己,于是也就不会有很多想学弟学妹们常说的内卷,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汲汲把自己塞进经管,找几个big name实习,然后base 到HK或者新加坡开始成为“引以自豪” 的加班高端fancy生活了。我们真的是有一部分,有潜力但是无法对抗父母传承的阶级焦虑的人,将自己的才华浪费在一个社会构造的比较性满足而带来的人生意义上了。

 

08/14/2020

关于夜晚的失眠,我是有经验。从小到现在,不是因为困倦而睡眠,我都记得。

夜晚窗外的光,透过窗帘,在天花板上留下的痕迹,我很熟悉。似乎它带着路的气氛进来,中和了失眠的焦躁。

师大的四号楼,雪夜,路灯反射上来的光会特别亮。夜深也偶尔能听到晚归的人,特别是喝酒聚会之后的朋友们,在路上说笑的声音,这对我是一种慰藉。

更小的时候,有时住奶奶家,厨房边的那一间。似乎一整夜都会有火车经过的声音,汽笛或是别的什么,让我知道即使这个时间,所有的大人们都睡着了,也还有人和我一样醒着。这是很温暖的回忆,所以现在caltrian的声音也勾起熟悉的情绪。

有时经过的人的影子,或者车的灯光,也会透过窗帘的缝隙,并且随着他们的运动而以一个点扫过天花板。他们这时,不会想到路边的房子里的我,正在推测着他们的运动吧。

 

08/17/2020

30*365*24*60*60=946080000

 

虽然现在是17号在美国,但是在中国是18号,所以目前啊,在我正敲字的时候,是我的三十岁。父母并没有告诉我是什么时间出生的,这也免除了去我数秒的烦恼。

从我出生,到现在,大约过了这么多秒。每一秒,在我们所感知的世界里是类似等长的,但是感受的密度确实大有不同。有几位悲伤难过的时刻,也有开心或愉悦的时刻。画成图,可以做有趣的统计学分析。

想了想三十岁应该怎么过,给自己什么礼物呢。我想过买个贵的, 但是因为钱对我来说本来没有特别纠结,所以不论贵贱,买什么东西,对我的代价似乎不大,所以意义而也不大。

上周想到,可以戒酒到生日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自从Covid19以来,一个人住,工作压力大,常常以喝酒来消极。数了数自己这半年已经喝七八瓶Whisky,所以我就想,我要向自己证明,我自己是可以面对这困难,对酒精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这样想来还挺酷的。看来我的确做到了。

 

祝你生日快乐!

 

08/27/2020

看到上面一篇,你能想到08/18晚上Gus, Sarah and Sohrab came to my house and gave me a cake and WHITE CLAW!!! 从小看电视里有人过生日,会有什么趴体和祝福,真的不可思议的羡慕

 

最近工作很忙,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有趣的工作也很多,就可惜怎么自己做的不够好,也需要休息来保证长期的产出。我真想把自己掰开,散在工作上,让世界没有我。

 

BTW,上周买房了。

 

09/23/2020

马上就一个月了。天。明天要去eaves middlefield check in。马上就要搬家了。 过去的这一个,首先是MCHRI Postdoc Fellowship的第三次提交。大概是是真的不对口吧,我在这个领域没有什么publication,申请真的好困难。接下来找房子,幸亏现在的疫情,所以湾区房租降了很多,我也找到了还满中意 的房间。之后就在准备Equivalent brain angle的文章,对这篇文章寄希望蛮多的,教职可能就靠它了。

 

10/26/2020

今天Google Scholar 上的citation到100,今年一年有50个,相当于前几年的总和。

 

11/01/2020

Pomponio Beach是我在湾区最爱去的一个地方,人不多,沙滩干净,而且旁边有山坡,可以在高处远眺海平面。Pomponio 在一号公路边上,从Half Moon Bay开车向Santa Cruz开车一会就到。再向前还有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沙滩,叫Pescadero Beach。每次去遇到有人收停车费的时候,看我是中国人,都会跟我确认一下我不是要去Pescadero。由于我对语言的天生无力,听到Pescadero,我总会在我那屈指可数的西语词汇中联想到desperado。知道这个词还是因为eagles那首著名的歌,而这首歌也特别适合我每次一个人去海边的心境。话说回来,对比Pescadero和Pomponio,我对Pomponio的偏恋,也使得自己有时小小的得意,似乎是我有和大多人不同的眼光,是有独特品味的人。我一直觉得,在一个地方生活,最应该做的莫过是有那么几个独特的具有意义或记忆的地点。这地儿可以一个人偷偷去,也可以带最亲密的人一同去的。这种空间上的独特性,似乎可以给平淡的人赋予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意义。追求独特性,的确是人的一个本质需求。每当我们谈及人生的意义,其实不是讨论我们作为人这一生物的意义,而是在讨论我们每一个个体在所在环境中自认为的意义。进一步,独特性是人生有意义的推论,否则我们繁繁如草,一根草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 这么多年我一直践行使自己”独特“的准则,但我也知道,这种”独特“其实常常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在真实世界里目力所及的人们,没有谁能逃脱人类平凡的命运的。这种悲观的腔调,也帮助我假装自己的独特,然后再反观一下,不禁莞尔。

 

除了自己的做梦,Pomponio Beach的特点就是沿着周围的山形走一点,就拥有四周无人,而只有海的境地了。这种面对大海的场景的确有助于体验个人的存在。第一次发现这里,还是去年为做实验做准备,第一次看到那场景,有点恶心,于是一个人停在最近的停车场换口气,巧合地遇到了Pomponio Beach Parking。当然这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Pomponio有多么不被重视。不受重视最大的好处就是空旷,晴天的时候可以看着海面发呆,阴天起雾时可以看海浪一波一波的冲击(这里如此多的雾天都让我不敢相信离湾区只要一个小时)。譬如最近天气转凉,海浪推着冷意像一把把刀子飞过来,还有远处海的声音助威,以及雾气营造的神秘的氛围,都让我觉得站在这里一定可以增强自己的勇气。有一种鸟经常在海面飞过,有时在沙滩上休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海燕“,但是我觉得站在海边歌颂这种鸟并没有什么意思。大海那么辽阔,只能在海岸搏击海浪,那算得了什么勇气呢。说到勇气,我目前的工作很需要他,最近的事情有些多,由于Covid19无法休息的工作,让我情绪有些散乱。今天(是个周日)早上起床的时候,想到这种孤单的日子还要很久,真的有些不开心,而要目前工作上的种种困难,要开始一些事情,我也有倦怠的情绪。有很多情绪困扰着我,对自己,对别人,对世界,但我想。他们大概都是在雕琢我心吧。

 

11/05/2020

罪过,今天工作的时候读了一篇介绍活着的物理学家的故事。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现实打算,每个人也都有自己超出自己的追去。

伟大是伟大之所以伟大,崇高会崇高之所以崇高

 

11/15/2020

自从站着工作以来,感觉整个生活节奏都不同了,站着容易集中注意力,就好像是,那些人类最初的根本的工作,打猎,种田一样。上一周改文章,可以看到一个博士生写文章的逻辑逐渐通顺,这种见证变化的临场感,就像是在参与了一场,所谓沉浸式的戏剧。不过自己的工作落下了不少,Delayed MPS 的文章拖了很久很久,也才开始认真出结果。

 

上周听Desperado,发现版权没问题的只有王若琳。以前听一道去台湾的时候也有听过王若琳的访谈,但是我没有把他和王心凌分开,没有想到Joanna并不是“明星”,而是歌手。她的其他音乐也很有趣,时候有空的时候,不当作背景音来听。最近一段时间沉迷脑浊,大家都说punk土,但是我听音乐里最重要的还是情绪,所以我也会喜欢狗毛,左小什么的。所谓的美,我觉得应该是有的,只是欣赏美的能力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听上去像是爱的艺术?)。太多的美我也无福消受,音乐可能就算了吧,重塑扭来扭去,我的腰可受不了。

 

 

对了,这周发现Bose出了降噪的pod,这么多年想买的东西终于有了!

 

11/22/2020

之前两个月,因为关于牙套的文章,跟其中一个公司纠缠不久。我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从朋友那里听说之前头盔测试闹得沸沸扬扬的故事,更担心起诉什么的,压力挺大。老板似乎胸有成竹或者事不关己,一直到最后的期限才同意了我提的方案,而且还给对方CEO写了一封邮件,使得整个事情基本解决。解决之后真的有点本科时考完期末的心态,突然放松下来,特别累,以往按照以前的经验是要生一场大病。不过这次还好,周五晚上还有点发烧,吃了药很快就没事了。不过考虑到现在Covid19的情况,我还是打算周一先去学校做一个nose swab测试再见出门活动。

 

这两天是特别累,每天加起来能睡十个小时。心情也很累,就是疲倦的感觉。不想跟父母打电话,他们一定”要求“我过的很好,只要听到一点不好就长吁短叹,好像生活就应该美好阳光积极向上健康快乐,不是这样就得改。谁他妈会这样生活,傻逼才相信会有人的生活美好阳光积极向上,傻逼才相互配合一起表演一场幸福美满的戏,然后再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发出诅咒。人的生活一大半是平淡,剩下的里百分九十九都是痛苦。不接受,或者不相信的人,抱着我是美满小天才的想法人,不允许不高兴的人,不承认痛苦的人,除了愚蠢,还有虚伪,甚至常常为了自己说服自己,做出猥琐下流的事情。电视剧里为了消磨人类的多余精力和时间,不得不把每个人心底的欲望剥出来,摊开,展开,放大给人们看,让角落里悲惨无聊的人内心充实。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下,才有不少人四五十岁还像个弱智一样满嘴大道理。

 

12/27/2020

很快在这边的博士后就要两年了,这两年里,我逐渐地感觉到自己独立进行研究,指导学生,以及构思研究的能力都锻炼了不少,虽然没有申请到什么经费,发文章也慢了很多,并且没有奖项的加持,但是这两年的时间帮助我逐渐完善了一个独立pi的工具包。然而这是是术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这些时间,尤其是Covid19以来的时间,让我弄清楚了自己的局限。以前会想很多事情,很多可能性,羡慕某些生活和故事。我常常挑战自己“我能做到吗”。 其实在这些选择背后,能力匹配不匹配一小部分,我怎么样才能获得足够支撑自己在这个无聊烦躁的世界里活下去的满足感才是最重要的。似乎爱情,家庭关系等等都不能完全带给我这些。人,活着,需要用一些自己以外的坐标系来衡量自己的价值,因为如果仅仅是从我到我,那么当我不存在的时候便是最简洁的解答。每个人感受自己的满足感的方式并不相同,需要不断探索和打磨自己才能接近答案。我不敢说大话,但是也许我接近了自己的答案。我也想要钱,想要潇洒的生活,但是似乎这些都能与在科研过程中的享受相比。某些时候,我甚至觉得科研的产出并不是重要的,科研过程以及最终结果以合理的方式呈现,这本身便具有美感。这似乎将“我”在科研过程中的感受作为主要的意义了,似乎与千米爱你所说的“从我到我”有所类似,但我觉得二者还是不同的。科研过程的美感,它的存在,便是存在的意义,我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作为工具,呈现这一存在的美感。的确可能当时这个美感只存在于我自己,以后可能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但是我作为宇宙的一个个体,我的精神感受过到的状态,便是在空间时间的思维坐标系中定格。我和人类,都可能会消失,但是人类发展中,每一步的过程,认识到宇宙之美的过程,即使毫无留存,也是充满意义的。与之相对,我作为在地球上生活的人类,因为发展的历史原因,自己的生理原因所产生情感的感受,那似乎并不是这个伟大的世界的一个重要的组织部分,那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

 

这是我看了free solo之后的一些想法,电影里有一段话:

It's about being a warrior

it does not matter about the cause necessarily

you have your path, and you pursue it with excellence

this is the goddam warrior spirit

you face your fear because your goal demands it

I think the free solo mentality is pretty close to the warrior culture

when you give something 100% focus because your life depends on it

 

这里warrior是有些中二,我最喜欢的是第二句,看上去他是一个与我抱着类似的想法的人

 

01/18/2021

今天去Mt.Diablo看落日,”生活的悲欢离合都远在地平线之外,而眺望,是一种年轻的姿态“。

今年的境遇和选择可能会对之后几年有一定的影响。对于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选择,当然是选长期。但长期往往往往是可能性,而另一方面是"鲜花和掌声“,所以一种人是赌徒,另一种认识长期利益对他如此重要导致别的都被消解了。

 

脚废了,盐亭带我去医院,左老板杨老板帮我买菜买药,丹姐和盐亭还带朋友来家里慰问残疾人。有人关心真好!

 

我还要宣布我在红楼梦里最喜欢尤三姐!她有头脑看清贾家的伎俩,也不因为自己的身世境遇纠结,不屑于道德,但在乎感情,还有能力控制自己,比林黛玉装逼扭臀高太多了!

 

另,我真的读不懂泰戈尔